推广 热搜: 烟草  专卖  烟草专卖  烟草专卖局  卖局  知识  品牌  行业  电子  戒烟 

读巴金《寒夜》

   日期:2021-01-26     来源:www.newshangmeng.com    作者:新商盟    浏览:587    评论:0    
核心提示:巴金历时两年完成《寒夜》,没史诗般地描述,却达到了写实的巅峰,将半个世纪前中国人民的血与泪,常识分子的辛酸与苦难展示世人,感动中国,更震撼世界。

巴金历时两年完成《寒夜》,没史诗般地描述,却达到了写实的巅峰,将半个世纪前中国人民的血与泪,常识分子的辛酸与苦难展示世人,感动中国,更震撼世界。书中不着一字描写战争,然而战争的阴云一刻也未曾散去;没血腥的屠杀,然而人民却在慢慢地被贫穷与瘟疫吞噬。汪文宣在临死前一声“为何大家不该活”的呼喊震破长空,半个世纪后大家终于可以回答,那就是:推翻这个旧社会!

1984年,北京电影制片厂依据巴金小说《寒夜》改编拍摄了同名电影,影片由潘虹饰曾树生,许还山饰汪文宣。潘虹在她的作品里塑造的是能干、凌厉的女人形象,从她的“股疯”到“香樟树”里面那个厉害的妈妈,不过她年青的时候眉眼温和,青春富有朝气。影片海报上,树生的脸粉白,涂着红红的嘴,目视前方,对生活的向往表露无余。潘虹饰演的这个树生,将人物形象构建在她的身上,书中描写的树生也常常象电影画面般映入我的脑海中:她和婆婆尖刻的争吵,对懦弱的宣的隐忍和怜悯,在与宣诀别时的无奈和不舍,听到宣去世时的大惊失色。树生就是这么一个鲜活的女性,巴金是一个了不起的作家,用细腻、真实的笔触让我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树生。

一部好的文学作品,必不可少成功的人物形象。《寒夜》中的人物形象塑造前凸后翘立体,在平淡的日常通过用富有个性色彩的内心独白和心理叙述展示激荡的人物矛盾。正如巴金所说:“书中的三个人都不是正面人物,也都不是反面人物,每一个人有事也有非。”树生的矛盾在书中一目了然,不一样的是读者对她的理解。我常常想恨树生,也站在宣的妈妈一边尖刻的骂她,然而我下一秒又原谅了她。很多作品常常在书中把正反构建的非常了解,黑白分明,让读者爱所爱的,恨所恨的。而在《寒夜》中,就是叫你哪个也恨不起来。树生?她自始至终都没背叛文宣,甚至对她的妈妈,她临走的时候对着老太太的小屋说了声“再会”,他的妈妈若能对她有的和气,可能树生还不至于远走兰州,汪文宣死时他们也不会天各一方。汪文宣的那封“请求她给他妈妈道歉或者示好”的信,不仅仅是激怒了树生,看到这我简直也要跳起来骂了!然而汪文宣是一个“恨其不争哀其不幸”的角色,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在树生犹豫不定需不需要去兰州时,他用恳切的见地看着她,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我是逃不动的了,我也不怕什么。不过你应该早做筹备,你不必陪我守在这里。你如果能把小宣带走,也给妈找个安身的地方,那我就心安了。”

他没同哪个认真生过气,然而内心却倍受折磨,眼里有永远流不干的泪。我对汪文宣的妈妈的记忆就是她同树生的争吵,她憎恨攻击儿媳,对儿子的爱极端自私。树生远走兰州之后在信中谈到汪母,她说“我并不恨她,她过的生活比我苦过若干倍,我何必恨她。”汪母为了生活变卖首饰,头发上象撒了盐一样,在昏黄的蜡烛下补着衣服,终日劳作连一点好东西都不舍得吃,文宣看见妈妈碗边的饭粒心酸的难过。通过对汪母“自私”与“无私”两种心理原因反复碰撞的描写,把人物内心的痛苦表现的真实、感人。

树生,文宣,宣的妈妈,钟老还有宣的同学唐柏青,这部分底层人民,终日为生计奔波,而生活又将他们逼到悬崖边。时局动荡,大战一触即发,宣的妈妈说:“就是炸死了,也没关系,大家像如此过日子,还不如炸死好。”“妈,你不要这么说,大家没抢过人,偷过人,害过人,为何大家不该活呐?”为何大家不该活!?汪文宣在寒夜中的一声呐喊穿过时光隧道敲打着每一个读者的心。巴金的回答是:“我写汪文宣,绝不是揭发他的老婆,更不是揭发他的妈妈。我对这三个主角全同情。如果换一个社会,换一个规范,他们会过得更好。使他们这样受苦的是那个不适当的旧社会规范,生活如此苦,环境如此坏,纠纷就多起来了。我写《寒夜》就是控诉旧社会,控诉旧规范。”人说《寒夜》是巴金的巅峰之作,我觉得并不是方法的运用,而是写实的巅峰,写那个旧社会的腐败,拖着最后的尾巴走向毁灭。它应该毁灭了,蒋家王朝的大资本主义规范该灭亡了,在小说中,陈经理,周主任这部分官僚资本家们发了战争财,衣食无忧,而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大家是逃难也逃不起,不逃难更活不起。当汪文宣的最后一个朋友钟老感染霍乱去世时,被人感到恐惧和彻骨的寒冷,这个烂掉的社会就象汪文宣肺部的小虫一点点啃噬着一个个鲜活的人。

小说中的汪文宣仿佛就是巴金的邻居,住在同样的大楼,走过同样的街道,听着同样的市声,接触同样的人物。摇晃的电石灯,凄凉的人影和叫卖声,街头的小摊,大家的诉苦……巴金在他的寒夜世界中,一笔一画地勾画着人物,他说那种感觉象是在挖他的心,汪文宣的身上有他的两个挚友和一个表哥的影子,他们都是患了肺病,喉咙剧痛,声音全部哑失,在寂寞凄凉中死去。甚至汪文宣身上还有巴金自己,作者在1925年患过肺病,也在出版社从事校对工作,他自陈若不是偶然碰到机会走上了文学道路,他也会成为另一个汪文宣。五四年代的常识分子,也过去有过黄金时期,有过崇高的理想,然而让那个腐朽的社会给一块吞噬了,最后斯文扫地,在亲人伴随的凄凉景象中以无声的呐喊去世。夜晚八点钟光景,街头锣鼓喧天,大家在庆祝胜利,用老炮烧龙灯,但这胜利是陈经理、周主任们的,汪文宣的运势如在黑幕中明灭不定的蜡烛一样,终于熄灭了。外面仿佛盛世即将来临,万家欢庆,他最后没能喊出“公平”却自欺欺人地写下了“我可以瞑目死去”,一个年代终结了,常识分子的悲剧需要终止了。

巴金毫不避讳地说:“《寒夜》是一本悲观、绝望的小说。”小说的最后一句是“夜的确太冷了,她需要温暖。”作者期望旧的灭亡,新的诞生;黑暗过去,黎明到来。这只是美好的期望而已,树生返回重庆在街头徘徊,她不知晓明天会怎么样,她做出的最大努力至多找到一个冰冷的坟头,我嗅到了腐烂的气味,却自始至终都未曾看到期望。假如说有期望的话,那就是他们的爱情罢。

在国际咖啡店的那条街上,有树生袅袅的身影,有文宣失落的眼神,橱窗中的美国大蛋糕上写着“Happy birthday”,文宣一直记得她的过生日,他将一叠旧钞票塞到她手里,结巴着请求她定一个蛋糕。文宣在树生离开后,一个人来到国际咖啡店,也为树生点了一杯牛奶咖啡,他记得她爱喝牛奶咖啡,他对着空座位说:“你喝吧。”被人首次感到这个书呆子的讨人喜欢。巴金站在文宣的身后,我站在巴金的身后观望这所有。树生在这个家得到的是敷衍和寂寞,是望不到头的黑暗和寒夜,然而她不了解的是她永永远远地得到了一个人的爱情。巴金看到了,我也看到了。他病态的身体下有着一颗高贵的灵魂。他配得上树生。将他们阴阳两隔的是那个烂掉的社会,他们的爱情象大风吹起的海棠花瓣一般,散落天涯了。

在树生离开的那个早晨,在那个漆黑的楼道里,文宣跌跌撞撞地为她提下行李,他想为他最喜欢的女性做最后一点事,大家看不到他的眼泪,只是仿佛听到楼道里如鬼魂般地呜咽,他们立在寒冷和黑暗的中间,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离开的终究要离开,就那样一转身,用尽了他一生的爱。树生曾纯真无邪的想假如自己也过上了肺病,那样她和文宣就从来不会离别了,只是这是现实不是童话,她需要养这个家,终于她厌倦了,老公没血色的病脸,婆婆憎恨与妒忌的见地,永远阴暗的房间。她要和文宣离婚,然而她依然支撑着家庭开支,当得知文宣去世的消息时,她呆住了,没想到楼道中的分别竟是诀别,她终于做出了选择,终于知晓了想要的是什么。只须老公的一声召唤,她想立即回到他的身边,什么都不要了。然而文宣并没这么需要,他们都是太善良的人。“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午夜梦回,文宣仿佛看到树生回来了,坐在窗前,整理着头发,转过头柔声对他说:你醒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打赏
 
更多>同类香烟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香烟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